漫步延吉感受民族风情
2017-07-20 09:53:11    来源:延边网

由于火车晚点,打破了原来的计划,我只好在延吉住了下来。由于是阴天,我以为火车站是坐北朝南,实际上是坐南朝北。延吉是个安静祥和的小城。在所有的文字中,都是用汉,朝两种文字同时表示,显示民族间的和睦和平等。还有一点,这里乞丐很少,在车站广场上可以说是几乎没有,显得很干净,这和我到过的许多城市有着明显的不同。一条小河横贯东西,把市区分成了南北两个城区。水中波光粼粼,岸上杨柳依依。

住下的第二天,下起了小雨。我撑起把小伞,漫步街头。和内地街道有所不同的是,这里的街道两边的商店有许多的医院和收购松茸的商店。医院有着朝鲜族的鲜明特点,那些商店则是操着不同口音的人们在经营。

在前往延边大学的路上,我听到一阵悦耳的歌声。寻音而去,竟是一群上了年纪的朝鲜族的阿妈妮们在唱,并且歌且舞。这是一个临街的公园,没有内地公园那样子又围又栏的,很随意的样子。园内有一亭,亭中的石桌上有一盘子,盘里放着许多裹着红色包装的糖果。她们就是在亭中欢歌起舞的。亭周围坐着些男士在眯着眼睛欣赏,我想应该是她们的老伴。我伫立在亭外,静静地听着。淅淅沥沥的雨点敲击着青色的伞衣,发出蓬蓬的声响,像是给那些动人的歌谣伴奏。尽管我听不懂歌词,但那悦耳的旋律却直入我的心房。

远处几株硕大的白榆吸引了我的目光,它们一个个盘根错节,苍劲古朴。虽皮皴若裂,却依然枝繁叶茂,生机勃勃。回头再看那些载歌载舞的老人们,多像这高大的榆树,老而弥坚,老而弥乐。忽想起‘天涯怜幽草,人间重晚晴’的诗来,不禁莞尔。又想起《滕王阁序》中“北海虽赊,扶摇可接;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”描画的意境,想起英年早逝的王勃,更有些莫名的慨然……一阵笑声把我的思绪从唐宋拉回到现实中。原来一曲罢了,老头们在用笑声和掌声鼓励他们的夫人们。我蹑手蹑脚地离开,生怕惊扰了这些欢乐的老人。

从延大回来,我查了下资料,才知道延吉土名烟集岗,又名南岗。明时为瑚叶吉朗等卫地,“叶吉”音转为延吉;清代叫南岗(南荒二字的音转),又名延吉,“延吉”满语山羊之意;又说在开发初年,此地常常烟气冈冈,雾气笼罩,故称烟集岗,延吉即烟集的音转;延吉乃吉林的延长之意等。清后期又称局子街,即官衙所在地之意。在民国时期,通常叫局子街,也叫延吉。1945年解放后,成立了延吉县政府,并将延吉市划归延吉县。吉林省政府也曾一度驻在延吉市。1952年9月3日正式成立延边朝鲜民族自治州区,后改为自治州。延吉县人民政府住址于1950年10月迁往龙井镇。1953年延吉市从延吉县划出属于自治州的县级市,自此成立县一级的人民政府至今。穿过市中的那条小河名字叫布尔哈通河。这里距吉林省省会长春市356公里,东直距中俄边境60公里、日本海80公里,南直距中朝边境10余公里。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 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。

 
延边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433-2518770   邮箱:yanbianwanghanwen@qq.com
地址: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号 邮编:133000
吉ICP备09000490号/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:吉新出网备字150号
Copyright © 1997-2016 延边网版权所有